大裤衩计划——《新文化报》专访王兴洮

By admin, 2011年5月8日

新文化报:为何要策划这次行为艺术?

王兴洮:我的主要想法是,裸男雕塑暴露了生殖器,这在西方艺术中是被人们广泛接受的,但中国民众普遍还不能接受这样暴露的艺术,尤其是在大庭广众的广场上。所以我想到了给裸男雕塑穿裤衩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新文化报:你是如何策划实施的?

王兴洮:我从今年“五一”开始酝酿的,先测量了雕塑的腰围和臀围,之后我忙于别的事情,直到前几天才把这事儿提上日程。我买来价值50元的4米花布,和公司的女同事一起制作了两天。1日14时许,我们给雕塑穿上了裤衩,拍照10分钟后,就将它取下带回去了,一是想留着当个纪念,不想被别人拿走,二是不想起到恶搞的效果。

新文化报:你知道很多网友的负面评价吧。

王兴洮:我预料到了会有人批评甚至骂我,但我的确不是在恶作剧,这次行为艺术是有我的思想的。中国的普通老百姓中,很多人并不能接受这样的“露阴”雕塑,我想新雕塑更换时设计者和管理者也有这样的想法吧,所以将新雕塑的生殖器比例缩小了一些,但还是会引人注目的,不如就给他蒙上“遮羞布”。我认为,这座雕塑应该放在雕塑公园里比较适当,那是纯艺术的环境,人们可以接受,但在广场就不合适。

新文化报:你给雕塑蒙“遮羞布”,为何选择花裤衩呢,这难道不是在搞噱头吗?

王兴洮:这样比较接近民间,农村不是有很多老爷们都穿花裤衩嘛……